廣告
廣告
廣告
廣東新聞網
廣告

全球極瀕危的大鳳頭燕鷗 他確認最大繁殖群在南澳島

移動版  點 擊:  2019-06-15 20:00  來 源:網絡整理  字號:

全球極瀕危的大鳳頭燕鷗 他確認最大繁殖群在南澳島

內容來自dedecms

大鳳頭燕鷗  內容來自dedecms

大洋網訊 6月6日下午,廣東省生物資源應用研究所(下簡稱:研究所)回來了一位年輕人,他臉龐黝黑,渾身是汗,眼里閃爍著激動。他是研究所的研究員楊錫濤。 織夢好,好織夢

近日,廣東南澳候鳥省級自然保護區主任趙劍成等人在巡護中發現南澳烏嶼島和赤嶼島上有大量的新燕鷗出現,楊錫濤和他的團隊迅速趕赴現場完成了一件大事:確認了全球最大的大鳳頭燕鷗繁殖群存在,并在烏嶼島大鳳頭燕鷗的巢區安裝了最新的監測設備。接下來將針對這一重要發現做進一步的研究。 織夢好,好織夢

全球極瀕危的大鳳頭燕鷗 他確認最大繁殖群在南澳島 織夢好,好織夢

南澳科考——烏嶼島的日出 織夢好,好織夢

近日,在南澳烏嶼島和赤嶼島上發現近萬只大鳳頭燕鷗的事,讓包括廣東省生物資源應用研究所動物調查監測與恢復中心主任胡慧建在內的全中心人員都興奮不已。因為僅從數量上來看,這已算是全球最大的繁殖群。 dedecms.com

“如果運氣再好一點,能發現常與之共生的中華鳳頭燕鷗,那又將是一件轟動世界的大事,因為中華鳳頭燕鷗在全球僅存1000多只,是一種極瀕危動物。”作為這項重大發現的“總策劃”,胡慧建向記者解釋。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從小就熱愛生命科學 dedecms.com

發現全球最大的大鳳頭燕鷗繁殖群對楊錫濤來說,似乎有些“偶然”。這也是他2013年進入研究所工作以來發生的一件大事。1986年出生的楊錫濤身上有著這樣的特征:踏實、肯干,適應能力強,做事注重興趣。他從中國南方地區,獨自一人到東北求學,到現在成為一名鳥類研究人員,都是興趣使然。 本文來自織夢

高中階段的楊錫濤對生命科學充滿了熱愛,本立志做一名醫生,報考志愿時,陰差陽錯被東北林業大學野生動物與自然保護區管理專業錄取。楊錫濤卻并沒有很懊惱,“野生動物仍可以讓我繼續自己的興趣,既然走上這一行,就做好這一行。” dedecms.com

在研究所,身材高大的楊錫濤專注鳥類的研究。每天與飛鳥打交道,他越來越沉穩。至于這一發現的起因,則是來自他正在做的博士論文。這篇即將完成的論文——《粵港澳大灣區水鳥生態廊道構建》,讓他開始關注海島鳥類。2016年,楊錫濤把目光放到南澳烏嶼島,這里是全球最大的褐翅燕鷗繁殖地,數量達一萬多只。 內容來自dedecms

全球極瀕危的大鳳頭燕鷗 他確認最大繁殖群在南澳島

織夢好,好織夢

楊錫濤在做湛江水鳥調查  

copyright dedecms

頂烈日攀峭壁是家常便飯 copyright dedecms

楊錫濤主要關注褐翅燕鷗的繁殖和遷徙。然而,他發現做好這一研究并非易事,首先,烏嶼島遠離陸地,上島非常困難。“我們曾經有一次上島,因為浪太大,兩位團隊成員差點掉到海里”。要進入島內觀察,他們還要爬一段峭壁,一不小心就會掉落懸崖。

copyright dedecms

其次,褐翅燕鷗的繁殖期是每年的4月末~6月末,如果遇到天氣不好,很容易錯過這個檔期,“所以研究只能看天吃飯”。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由于這個島上都是巖石峭壁,沒有一棵樹,他們都是頂著烈日工作。楊錫濤告訴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雖然環境惡劣,但是他們的操作必須保持百分之百精細,“譬如,在燕鷗身上安裝設備的時間,要精準地控制在10分鐘以內,否則就會驚嚇到它們”。最令他傷心的是,一旦碰到高溫天氣,島上溫度高達55℃以上,一些安放在島嶼和燕鷗身上的設備就極容易報廢,這意味著他們的工作前功盡棄。

本文來自織夢

楊錫濤感嘆,可以說,每一年都會遇到一些狀況讓研究無法順利進行。不過,每次失敗,他都會吸取一些經驗和教訓,“比如,把紅外相機換成太陽能監控設備,把一般電池換成太陽能電池”。今年他們還在燕鷗身上增加了十多個衛星追蹤器。

織夢內容管理系統

在楊錫濤看來,這次大量大鳳頭燕鷗的發現,有些出乎意料,不過,“這恰恰是廣東省生態環境和野生動物保護取得成效的一個重大表現。”楊錫濤說,同時也具有極大的學術價值,“烏嶼島上本來棲息著大量的褐翅燕鷗,而粉紅燕鷗和大鳳頭燕鷗屬于‘少數派’。現在大鳳頭燕鷗卻‘反客為主’,‘擠走’了另外兩種燕鷗,形成‘三鷗分島’的現象,這種種群之間的競爭關系,很值得研究。”

copyright dedecms

做研究是他人生快樂之源。 本文來自織夢

楊錫濤一說起自己的鳥類研究來,就興奮地“剎不住車”。雖然沒做成醫生,而艱苦的動物野外調查仍讓他覺得其樂無窮,“凌晨兩點半起來研究鳥類是常有之事”。

內容來自dedecms

“仔細鉆研和做研究,才是我生活快樂的源泉。”雖然楊錫濤有時也會遇到一些好心的“勸慰”,不過他認為,自己在讀博士之前,沒有強烈的人生目標,“日子得過且過”。讀博期間,把自己忘我地投入到研究后,他發現,做自己喜歡的事,發揮自己的特長和責任感,推動動物研究的進展,仿佛讓人生開拓了新的一頁。 dedecms.com

他談到自己一段艱難的研究往事。前幾年,為了把廣東省濱海區域水鳥功能性生態廊道研究清楚,他做了黑臉琵鷺的研究。雖然他手頭上有8年的調查數據,不過這仍不夠支持他的研究。“因為從數據上很難直觀地得到黑臉琵鷺擴散的趨勢。要想掌握這一情況,最好的辦法是在黑臉琵鷺身上安裝追蹤設備”。因此,楊錫濤一家一家地聯系黑臉琵鷺的保護地,然而,他的要求都被無情拒絕,“因為作為全球只剩下5000多只的極危‘明星’物種,按規定,原則上不允許在身上安裝設備”。

內容來自dedecms

無奈之下,楊錫濤只好尋求第二條路線,查找更多的文獻和數據。“那段時間就像是走火入魔,,每天都在查資料和數據”,最后,他花了半年的時間,終于搜集到完備的數據,進行數學建模,把這個問題弄清楚了。 織夢好,好織夢

楊錫濤說:“雖然這一過程很艱難,但讓他充滿了動力。一個人,做自己喜歡的事并堅持下去就好。” 內容來自dedecms

文、圖/廣報全媒體記者杜安娜 實習生廖崧傑 本文來自織夢


    [編輯:電白新聞]  【打印】  rss

    評論
    双色球走势图浙江